“失”而复得的儿子

2019-07-17 15:31:11阅读:

 云岭律师:张卫珍 云岭律师 今天

 

东西送出去尚且难要回来,孩子送回去还能要回来吗?

这是云岭律师事务所詹律师最近办结的一个案件,历时一年之久,个中艰难也只有承办律师清楚。孩子被收养后,收养人倾注为父为母的情感、悉心养育孩子一年多,已然与孩子建立深厚的感情,亲生母亲再度出现,却反悔想要要回孩子!!!情理上,亲生母亲的行为让人无法理解,那法理如何?法律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2017年10月,小王和小黄登记结婚。2017年12月26日,小王在某私立医院产下一子,因该子亲生父亲并非小黄,小王为维系夫妻感情,便产生了送养孩子的想法。临县的小张夫妇得知后,同日赶到医院向小王支付了三万余元的营养费,在医院的“协助”下,还办到了生身父母为小张夫妇的《出生医学证明》,从此便收养了这个孩子。2018年5月,小黄离家出走,小王见丈夫已经离家出走,便寻思着要找回当初送养的孩子。小王找医院了解收养人信息,医院拒不提供,最终委托了我所詹俊辉律师办理此案

想要把孩子要回来,当务之急须知道何人抱走了孩子。然而委托人完全沉浸在悲伤中,一问三不知,不过收养孩子不同寻常,收养人、中间人不想透漏身份信息也情有可原。鉴于这一层关系,导致律师在办理案件初期的困难增加不少。委托人不知道,但是“主导”送养孩子的医院肯定知晓吧,委托人委托律师前就找过医院,律师介入后也三番五次去找医院,奈何医院很有“职业操守”拒不透漏收养人身份信息半字。为了获取收养人的真实信息,律师前后多次到两级卫生局、派出所、公安局、两级检察院;为了要回孩子,又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管辖问题还被裁定驳回起诉,上诉至中级人民法院被维持,本案最终由收养人所在地的人民法院受理。庭审过程中,收养人再三权衡后提起反诉,主张要求返还“生育营养费”、收养抚育期间支出的费用,以及精神损害赔偿金。最终法院判决,孩子由亲生母亲抚养,由其返还收养人补偿款、实际支出费用、误工费合计十六万余元,同时判令亲生母亲支付收养人精神损害赔偿金一万元。

 

孩子由收养人收养,已经形成实际收养关系,那为何本案法院判决孩子仍有亲生母亲抚养呢?症结在于,医院违规向收养人夫妇开具二人系亲生父母的《出生医学证明》后,收养人夫妇认为无需办理收养登记,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以亲生父母的身份抚养孩子,一切都可以名正言顺。可这就埋下了“雷”,也为律师代理亲身母亲追回孩子提供了突破口。《收养法》规定了收养关系的成立和解除:收养人收养与送养人送养,须双方自愿;收养应当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收养关系自登记之日起成立;收养人在被收养人成年以前,不得解除收养关系,但收养人、送养人双方协议解除的除外。本案中亲生母亲与收养人夫妇最初已经达成了收养新生儿的合意,可却没有办理收养登记,如果按照法定程序,在向收养亲生母亲开具《出生医学证明》的情况下,再办理收养登记,收养人夫妇也不会任由亲生母亲出尔反尔而痛失爱子。

本案,最终在云南云岭律师事务所詹律师的努力下为委托人追回了孩子,但也有一个家庭因此而失去了一个儿子。

 云南云岭律师事务所是经云南省司法厅批准成立的合伙制综合律师事务所,律所秉持诚信、专业、高效,穷尽一切法律途径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的宗旨,依法论曲直,仗义辩是非,团结协作,集思广益、始终把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放在第一位,业务主要涉及民事、刑事、行政诉讼、公司法律顾问及银行、保险、工程建筑等非诉讼业务领域,多年来,承办上千起案件,担任二十余家行政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公司及个人法律顾问,以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